• <ruby id="rc96q"><optgroup id="rc96q"></optgroup></ruby>
    <rt id="rc96q"><optgroup id="rc96q"><acronym id="rc96q"></acronym></optgroup></rt>
    
    1. <rp id="rc96q"></rp>

    2. 濟南太極拳培訓,傳統太極拳,盛世武極太極拳養生交流中心 濟南太極拳培訓,傳統太極拳,盛世武極太極拳養生交流中心介紹 濟南太極拳培訓學術交流 濟南太極拳培訓,傳統太極拳 濟南太極拳培訓,傳統太極拳課程簡介 濟南太極拳培訓,傳統太極拳視頻中心 聯系濟南太極拳培訓,傳統太極拳,盛世武極太極拳養生交流中心
      詳細內容
      轉載---楊氏太極是一家
      發布時間:2018年11月25日  閱讀:617次

      楊氏家傳手抄本老譜中之《太極分文武三成解》云:蓋言道者,非自修身,無由得成也。然又分為三乘之修法。乘者,成也。上乘,即大成也。下乘,即小成也。中乘,即誠之者成也。法分三修,成功一也。文修于內,武修于外。體育,內也。武事,外也。其修法:內外表里成功集大成,即上乘也。由體育之文而得武事之武,或由武事之武而得體育之文,即中乘也。然獨知體育之文,不知武事而成者,或專武事,不為體育而成者,即小成也。
      由此可見,太極功夫分三乘。內外表里集大成者為上乘。由文及武或由武及文者為中乘。獨文不武或只武缺文者為下乘。若在公園練拳數年,一套楊氏大架子熟練,動作方向大致不錯,是否可以稱為下乘拳友?未必,未必!
      楊氏老譜《太極文武解》云:文者,體也。武者,用也。文功在武用于精氣神也,謂之體育。武功得文體于心身也,謂之武事
      由此可見,太極門體育之文,并非空練拳架動作,尚需配合內功,逐漸接通上層后天呼吸之氣于下層先天丹田之氣?;蛳忍焱筇?,或后天往先天,往復運轉,卷放得其時中,此乃太極拳文練之內理,體育之本也。只動外形,不養內氣,不生內勁,不練精氣神,乃舍本逐末之柔軟操耳,非太極拳也。如今各處公園中練太極拳者成千上萬,其實多半為學太極操之操友,并非練太極拳之拳友也。故李雅軒師伯嘆曰:練太極拳者越多,離傳統拳法越遠!
      然而,太極操對于社會公眾之養生保健,亦有不可忽視之功用。如北京中央電視臺聞雞起舞節目之二十四式簡化太極拳,只動外形不練內氣,是體操而非拳術,并非武事,亦難以由文及武也。然而此等易學易練之柔軟操,對于心臟血管疾患、高血壓、老胃病、老慢支等慢性病之保健,效果甚佳。由于每勢每式重心均須集中于一足,左虛右實,右虛左實,足力大增,下盤穩固,對于防止老人摔跤確有意想不到之奇效。但此等柔操雖能健體,卻無內功,與拳術武藝風馬牛不相及也,萬萬不可魚目混珠!
      1951年,景華師教吾練楊氏太極拳,一招一式,均須符合澄甫公所授之太極拳十要:虛靈頂勁、含胸拔背、松腰松胯、分清虛實、沉肩墜肘、用意不用力、上下相隨、內外相合、相連不斷、動中求靜。景華師令余每日觀摩澄甫公拳照,練拳必須中規中矩,力求松柔。因初學動作尚未和順,故暫不配合呼吸。約一年之久,方將全套大架子學完。第二年景華師教余調息養氣,然后配合行拳,內外合一,內氣細綿深長,拳勢柔軟松沉,兩者逐漸配合默契,又需一年功夫。第三年學定步四正推手,嚴格按照棚、捋、擠、按之要領,訓練接勁、問勁、聽勁、化勁之技能,不許用手撥拉牽扯,須用腰腿順勢柔化。推手動作熟練和順之后,亦需配合內氣。棚捋為吸,擠按為呼,化吸發呼,被捋之時為自然小呼吸。推手要盡量少動手,以腰為主宰,松腰落胯,腰腿協調一致。學推手可以驗證拳架是否正確。拳架不合規矩者,身法散亂,拙力不去,推手不可能得機得勢。故練楊家拳不可不學推手。
      1954年拜師之后,景華師曰:汝學養身大架三年,肢體松柔,內氣和順,養生已有基礎,今已拜師入門,當按楊家規矩,循序漸進,研習武事。習武要從站樁筑基著手。馬步樁之要領為提沉開合,其目的為貫通內氣,增長內勁,悉心體會陰陽二勁之變化。川步樁之要領為六合六沖,校正身法,合往全身各處相應穴位,將重心集中于一足之涌泉穴,其目的為分清虛實,將全身重心在雙足涌泉穴之間交替變換。站樁若無明師心傳口授,不知內勁陰陽,不明重心虛實,抽去樁功之核心內容,將兩腿肌肉練得堅如鐵石,便成死樁。練太極拳須站活樁,決不可站死樁。
      練過半年樁功,景華師將一套楊氏大架子拆開,重新作單式訓練。首先要將馬步樁之內勁提沉開合,川步樁之重心虛實分明貫串于每個拳勢之中,絲毫不許馬虎。其次,講清每勢用法。太極拳捨已從人,陰陽相濟,每勢之動作皆須接住對方來勢,化去來勁,審時度勢,加以回應,處處皆有著落,決非無的放矢之手舞足蹈也。第一勢未達上述標準,決不許練第二勢。而且要左右均衡,進退合度。例如,練搬攔錘式,要練進步左右搬攔錘,退步左右搬攔錘。待各式中規中矩,動作順遂,左右轉換,進退自如,方始將各式相連,勢勢相承,練習整套大架子。楊氏拳乃陰陽配合之雙人拳,決非自說自話之單人拳,練拳者自始自終須與想像中之虛擬對手應答,你來我往,你陽我陰,你陰我陽。練時面前無人若有人,用時面前有人若無人。景華師曰:若只動外形,不練內功,不明勁路,不分虛實,練拳時不與假想中之對手應答周旋,實戰對敵之時必定心慌意亂,無法接化來勁,便是空架子也。汝往昔所練,近乎公園中之太極操。如今汝已入門,理應以《體用全書》為楷模,痛下苦功,練真太極拳。
      景華師所授之太極拳,按照楊家傳統,分為天、人、地一架三盤,即同樣之拳勢,分為高、中、低三種架式。其本質區別,不在于外形架式大小高低,而在于鍛煉內勁之方法與目標。練拳須從地盤低架著手,內功著重于下盤吐納,勁源在涌泉穴。次練人盤中架,內功著重于丹田內轉,勁源在命門穴。再練天盤高架,內功著重于打通三關,勁源在夾脊穴。
      一架三盤慢拳熟練之后,景華師又教吾練楊氏太極長拳(吳式稱為快拳)。景華師所授之長拳僅60勢,拳架略為收斂,步法為極其輕靈之滑步,每勢均含化勁發勁,發勁時須吐氣出聲。數年之后,吾與林炳堯師兄交流技藝,向彼請教陳微明師伯所授之太極長拳。余問景華師:為何澄甫公所授之長拳為六十勢,微明師伯所授之長拳為一百零八勢?景華師云:楊家之長拳原本為七十二勢,澄甫公身軀肥碩,故將部分重復動作刪除。澄甫公晚年更加肥胖,不復教授整套長拳,只教入門弟子練長拳單式散手。微明師兄之長拳,已將部分形意、八卦拳式滲入,增補為一百零八式。董英杰師兄所授之長拳二十三勢,精選其本人最為得心應手之拳式。練楊家拳,各人之外形與套路可以有所不同,內功勁法須謹守勿失,否則便不是楊家拳矣。
      于樁功、拳架之外,景華師又授余靜坐養氣之法。景華師云:內功為內家拳之根基。靜坐與樁功外形不動,內里真動。不動之動,方為真動。若受環境限制,可暫不練拳,但須勤練內功,不可間斷。文化大革命期間,余下放到部隊當兵,接受工農兵再教育,此時實在無法練拳。余在輪值站崗時練樁功,在聆聽長官訓話時練靜坐,外表不露絲毫痕跡,練功未嘗中斷而無人知曉也。
      1983年,余患癌癥,手術后在腫瘤醫院放射科治療,值班技術人員不慎將鈷60放射量翻倍。主治醫師認為,余縱然不死,亦病廢矣。不料余至今健在,尚可連登十幾層樓梯而不喘。若無內功根底,焉能逃過此劫?即以強身健體而論,含內功之太極拳與不含內功之太極操功效殊異,不可同日而語也。
      公園中之眾多太極操友,若能尋訪明師益友,更上一層樓,練習含內功之楊家太極拳,即使不學武藝,亦可延年益壽矣。

      13  草芊芊

      2011/1/30 08:46

      11.推手與頂牛


      甫公曰:世間練太極者,亦不在少數。宜知分別純雜,以其味不同也。純粹太極,其臂如綿裹鐵,柔軟沉重。推手之時,可以分辨。其拿人之時,手極輕而人不能過。其放人之時,如脫彈丸,迅疾干脆,毫不費力。被跌出者,但覺一動,而并不覺痛,已跌出丈余外矣。其粘人之時,并不抓擒,輕輕粘住,即如膠而不能脫,使人兩臂酸麻不可耐,此乃真太極拳也。
      上世紀五十年代,每逢周末,余必到外灘公園,觀摩田兆麟師伯之推手技藝。田師伯果然拿人之時手極輕而人不能過,放人之時如射彈丸,粘人之時不用手抓,而如膠不能脫。誠如澄甫公所言,此乃純正之真太極拳也。如今此等身手已無處可覓矣。余酷愛太極功夫,得知某處有太極大師、太極傳人,必定真心誠意前往觀摩取經。去時不勝期盼,卻往往敗興而歸。所謂大師之技藝,與澄甫公所言之純粹太極拳相去遠矣!余在景華師門下無師兄弟,推手缺乏陪練之相手。因此景華師曾囑咐余前往張玉師兄拳場實習十個月,然后又與微明師伯關門弟子林柄堯師兄切磋技藝。景華師曰:切不可在公園中胡亂與人試手。學拳容易改拳難。一旦養成硬推硬拉、偷襲抱摔諸般惡習,終身難改矣。
      景華師教授太極用法,定步推手、活步推手、大捋、散手,均一一示范,詳細講解接勁、引勁、化勁、拿勁諸法,唯獨不講發勁。余大惑不解。景華師曰:太極不用手,用手非太極。發勁并非用手推按撞擊,乃用丹田內勁將彼彈出。彼挨吾何處,即于何處擊之。故曰:周身是手手非手。汝功夫尚淺,丹田內氣不足,此時教汝發勁,勢必用手硬推,或用身軀頂撞,一旦養成此等陋習,純正太極功夫便難以上身矣。汝當勤練站樁與松柔拳架,日積月累,培養先天真氣。待汝丹田內氣充沛,如何發勁,一點即透。欲速則不達也。切記切記!
      余謹遵師訓,按部就班,徐徐用功,不敢懈怠。某日余在學校辦公室內批改學生作業,兩名學生在走廊內追逐嬉鬧,其中一個逃入辦公室內,另一人快步趕上,猛然推撞其背部,被撞者立足不住,向前傾跌,頭部觸及余之下腹部,旋即向后彈出,跌坐于地。該生驚呼:瞿老師肚皮里有彈簧!余猛然醒悟:丹田內氣已充沛矣。即以內弟陸欽源及其同學周信武等為相手,試驗發勁。余雙手保持原位不動,輕輕一呼,彼即應聲彈出。諺云:三年形意打死人,十年太極不出門。余學太極拳二十三年,拜師入門已二十載,方始能夠運用內勁發人。余資質愚鈍,未下苦功,因此學拳進展極其緩慢。
      余身材矮小,僅一米六十公分。余之相手周信武年輕力壯,身高一米八十。余順勢接住彼之來勁,引進落空,輕輕一合,彼必跌出。余問景華師,可否到公園中與不相識者試手。景華師曰:可以試手。要輸不要贏。切記!切記!余問景華師,出手想贏,乃人之常情,為何要輸不要贏?景華師曰:太極門之搏擊用散手不用推手。推手并非競技,乃同門中相互找勁、聽勁、問勁、試勁之入門功夫。此種訓練,可以作為太極散手之基礎。師兄弟之間相互切磋,彼此試勁,共同提高,可謂雙贏。如果不能將來勁完全消化,可以順勢跳出圈外,亦不丟面子。此其一。汝往他人拳場試手,彼為主,汝為客,必須尊重場內老師,為其保存臉面,萬萬不可砸人飯碗。即使對方技不如你,汝亦須讓他三分,可以積德,此其二。汝略有悟性,未下苦功,每日練慢架與快拳各一遍,抖桿左邊二十、右邊二十,乃拳友而非拳師。但汝畢竟按照楊家程序,受過些許基本訓練。公園中之學拳者,多半為未經門內基本訓練之操友。拳友與操友試手,雖勝不武。若與操友相逢,汝當主動認輸,跳出圈外,給彼面子,日后不必與其糾纏。經常在操友群中廝混,勢必染上推拉抱摔諸般惡習,即使名聲震天,徒然有害無益。汝當養晦韜光,于成千上百操友之中,覓得數位拳友作為相手,功夫方可長進。此等拳友,必定曾受明師指點,汝當虛心求教,取長補短。
      余謹遵師訓,在各處公園中閱人無數,終于覓得數位拳友。年齡最長者為江長風老先生,彼可將身中內勁引出體外。雖然其內勁不大,但與拙力絕對不同。詢其師門,乃吳公鑑泉入室弟子也。洪文達師兄,不用手抓而能輕松拿住方來勁。詢其師門,乃田兆麟師伯弟子。余在復興公園遇一老者,不肯以姓名相告,引化拿發,絲絲入扣。詢其師門,乃郝少如先生弟子也。至于眾多操友,余一搭手即拱手認輸,退避三舍,擺脫糾纏。
      如今武術界以太極推手作為競技項目,所訂之評分標準,又不盡合理。于是出現兩種奇怪現象。其一乃頂牛抱摔。電視節目中之太極推手比賽,不必評委亮分,運動員一出場,即可大致判斷比賽結果。若體重二百三十斤者與二百斤者相較量,必定前者贏,后者輸。楊公少侯、孫公祿堂體格瘦小,以其內功取勝。如今之推手,乃頂牛抱摔,依靠體重與本力取勝,所用技巧亦屬摔跤一類,與太極內功完全不相干。教練或者囑運動員練舉重,或者囑運動員習摔跤。此等運動員俗稱坦克車,在太極推手比賽中所向披靡。不料有一年武匯川師伯之再傳第子饒少平在上海報名參賽,練舉重摔跤之坦克車欲用貼身抱摔之法,饒少平順勢以入內透里之寸勁擊之,對方立即周身癱軟,再也無法應戰。各路坦克車大驚失色,紛紛高舉白旗棄權,饒氏逐登冠軍寶座。
      其二乃漁目混珠。訓練一名優秀太極拳運動員,至少需要數年時間,不如其他拳種容易速成。于是教練員招收拳擊手、摔跤手,或各門各派外家拳手,化數月時間集訓,教其練一套太極拳架,然后混入推手比賽隊伍之中,上場之后突然亮出其本門狠招取勝。當年日本武術界曾向上海市休育宮,邀請楊氏太極專家赴日比試武藝,教授推手。武林盟主請攔手門武師何炳泉先生依樣畫葫蘆,練一套四正推手,經過如此這般一番包裝,何氏遂以太極專家身份赴日。何氏之攔手門功夫原本相當深厚,日本武師不知就里,以為此乃正宗楊氏太極。何氏居然以太極拳家身份先后赴日本講學七次之多。張玉師兄喟然嘆曰:楊家太極拳從無只教拳架不教推手之先例。若不肯與人接手過招,楊無敵之美譽從何而來?日方誠意相邀,敦請太極專家比試,居然派攔手門拳師替身掉包,真乃千古奇聞!
      如今之太極推手比賽,不僅有練舉重、摔跤者參與,西洋拳擊與各派武師亦混跡其中,所用之招術五花八門,蔚為奇觀。余深知各門各派均有其自身之優點,并無絲毫歧視之意。然而,各門自有本身特色,不容混淆。試以美食為例,川幫之辣,蘇幫之甜,楊幫之鮮,廣幫之生,甬幫之咸,滬幫之濃,各有千秋。若廣幫餐館不賣魚生粥,專供麻辣燙,或者川幫飯店居然端出一盤寧波臭冬瓜,豈不令人大跌眼鏡?
      是否純正太極拳,推手之時可以分辨。澄甫公曰:若用大力按人推人,雖亦可以制人,將人打出,然自己終未免吃力,受者亦覺得甚痛,雖打出亦不能干脆。反之,吾欲以力擒制太極拳能手,則如捕風捉影,處處落空。又如水上踩葫蘆,終不得力。此乃真太極意也。同門拳友若能牢記澄甫公所言,則鑒別真假太極拳易如反掌耳。

      14  草芊芊

      2011/1/30 08:46

      12.請君愛惜楊氏太極


      鄙人去年夏天在劍橋大學參加學術會議,然后往倫敦圖書館查閱文獻,歸國后正忙于整理學術資料,拳友送來路迪民君發表于《武林》七月號之大作一篇,拜讀之余,簡復一二。
      一、小說筆法
      路君認為,鄙人對楊公描寫失實,以楊公飯量及丹田為例,反詰鄙人所言豈非小說筆法”?不知路君是否見過解放前上海點心鋪之高莊饅頭?此饅頭體積不大,彈性極好,用手指一壓即扁,放松又復彈起,極其松軟可口。30只高莊饅頭,或許相當于目前15只實心饅頭之分量。今年811日《新民晚報》消息,超強度訓練使特警隊員飯量驚人,新戰士一頓可吃10個饅頭。鄙人曾有兩年軍旅生涯,深知部隊伙房供應之10只實心饅頭至少相當于20只高莊饅頭。楊氏胯與膝齊之大架子,打數遍即汗流浹背。加上推手、抖桿,拳友莫不飯量倍增。楊公體格魁梧,此等飯量體重,不過與日本相撲武士旗鼓相當,何足為奇?楊氏太極乃武當內家拳,意氣為君,骨肉為臣。丹田為意氣之源頭與歸宿,日久功深,丹田部位可承受巨大壓強。練內功之拳友,均有此體驗。金針黃泰亨乃杭州名醫,所用之金針,請銀樓之工匠用金銀合金手工打造而成,質地較軟,并非今日流行之不銹鋼針。此等金針受阻于楊公之丹田,完全可以理解。楊氏太極重內功意氣,飯量及丹田之變化,乃題中應有之義。抽去內功之太極拳,與柔軟體操何異?拜讀路君大作,心中極其困惑。如路君年輕,不知高莊饅頭及金針為何物,尚可為其解釋。路君練內家拳多年,飯量及丹田豈能毫無變化?如果路君所練之太極不含內功,則彼所言之楊氏太極,并非余心目中之楊氏太極,兩者名同而實異,不知如何溝通?!
      武俠小說往往有掌門大師兄之說。鄙人才疏學淺,不知澄甫公曾經指定何人為楊家掌門大師兄?張欽霖、牛春明,李雅軒、田兆麟、武匯川諸位師伯,拜師早而功夫好,景華師對其肅然起敬,尊稱為大師兄而贊不絕口。董英杰師伯在杭州擂臺賽連過九關,與泰拳手較技所向披靡,陳微明師伯戰勝少林拳師徐文甫等事跡,景華師亦常提及,并且反復告誡:太極乃武技,必須苦練功夫,方可與內外各家試手。吾師時常搖頭嘆息:汝每次抖桿40遍,僅完成規定功課十分之一。汝乃拳友,決非武師!
      《太極宗師》一文,余在發表時略有刪節。原文寫澄甫公往天壇找吳鑒泉先生試手,吳氏正在品茗。徒兒報告:三爺來訪。吳氏問道:哪個三爺?”徒兒曰:楊三爺!吳氏得知澄甫公來訪,趕緊走出茶室招呼:三叔多時不見……”刪改之處,字跡潦草不清,排印出來,三叔誤為三爺。臺灣拳友欲轉刊拙文,余即請其更正。余亦曾打長途電話通知主編勞堅女士指出印好之雜志有幾處錯誤,但未請求排出勘誤表公開更正,鄙人對此責無旁貸,對路君這條意見,坦然接受,并致謝忱。
      二、閉門謝客
      文人以文會友,武師以武會友,乃我國優良傳統。楊氏太極,在內外各家交流切磋過程中發揚光大。楊氏祖孫三代,經過無數次拼搏,獲楊無敵之美譽。楊拳廣為傳播,不僅由于夢祥公、澄甫公武技高超,田兆麟、武匯川、李雅軒、董英杰、陳微明,鄭曼青等師伯,與中外拳師較量,顯示卓越技藝,亦功不可沒。楊家在此武林生態環境之中,養成幾個習慣。一是代子傳藝。露禪公傳萬春、全佑、凌山,囑其拜在班侯公門下。健侯公傳張欽霖、牛春明、田兆麟、李雅軒,亦囑其拜在澄甫公門下。1902年牛春明拜師之時,澄甫公才19歲,功夫尚未大成。日后澄甫公功成名就,田兆麟師伯返京試手失利,第二次叩頭重新拜師,亦為眾所周知之事實。二是外出授拳,必有徒弟相隨護衛。凡有來賓入場請教,必讓徒弟先接手,自己在旁觀戰,分析對手拳路功力,再作定奪。三是開門迎客,切磋武藝。當年常有各路拳師到楊家拳場一試身手。在公園中比試難以盡興,往往邀請對方來到家中,較量一番。余曾在張玉師兄拳場見習10個月。有人入場請教,張氏必定讓徒弟先試手。如果有必要,則請對方于散場后歸家此試,一決雌雄。健侯公在世之日,登門求教切磋武藝者絡繹不絕,可謂門庭若市。健侯公謝世之后,澄甫公守制丁憂,不迎四方賓客,不與他人在家比試,并非絕對不授徒弟。拙文即有某徒每月敬奉束脩大洋30元之例證。鄙人何嘗說過閉門謝客即不收徒弟耶?澄甫公于喪父之后閉門苦練,非景華師一人所言。田兆麟、田作霖師伯,以及匯川師伯之弟子張玉師兄,兆麟師伯之弟子洪文達師兄,微明師伯之弟子林炳堯師兄,皆持此說。吳鑒泉師伯之弟子江長風老先生,姚馥舂先生弟子談達驊教授等老拳友,均知此事。太極功夫,一要真傳,二要苦練,三要悟性,四要有相手,多實戰,缺一不可。澄甫公乃楊家嫡傳,至中年方始功夫大成。馬岳良先生乃鑒泉公女婿,得吳家真傳。余觀其中年時期推手,功夫雖好而未臻化境。觀其晚年推手,方始爐火純青??嗑毘稣婀?,決非血緣關系可以替代。如果站在大師身邊拍張照片即得真傳,太極功夫豈不成了SARS病毒?
      三、兩門比武
      中央國術館于1928年聘澄甫公為太極拳教授兼武當門長,薪金定為大洋500元,聘孫公祿堂為形意拳教授薪金定為大洋300元。因澄甫公遲遲不到,李景林請祿堂公代理門長,并非路君所言改由高振東擔任。當時有澄甫公、祿堂公兩位大師在館,高振東豈敢擔任門長?!楊公到南京后,武當門不可一門二長。中國武林素有比試決勝之傳統,張之江非常注重實戰,故有楊孫對決之倡議。但張氏未曾顧及楊孫二公乃換帖兄弟,這是他考慮不周之處。楊公珍重兄弟情誼,豈肯因微利而忘大義?于是楊公在南京未曾久留,孫公亦相繼掛冠。孫公辭職時舉薦高振東。楊孫兩位大師相繼離去,高氏才有資格擔任門長。楊孫二公比武未曾實施,館史如何會有記載?上海楊家拳師眾多,田作霖師伯等均知此事。文史空缺多矣,故上海社科院正在大力開展口述歷史調研課題。路君在館史上未曾查到此事,便一口咬定拙文謬誤。這是什么邏輯?!楊公澄甫與少林劉公百川,輩分或許相當。王子平與高振東比武,是下一輩的事,與楊孫二公何干?路君憑什么猜測拙文所言張之江請楊孫比試,乃王高比武之誤傳?
      四、輩分與功夫
      楊家素有學生、弟子、傳人之區別。在楊家拳場排好隊伍,前面由一位師兄領拳,練一套養生慢架,不講內功,不練武藝,稱為學生。因未拜師入門,故不必計較輩份。楊家之學生不計其數。拜師入門有嚴格禮儀規范,要遞帖子,點香燭,祭祖師......入門等于加入大家庭,受到等級森嚴倫理規范約束,師徒如父子,輩份決不允許混淆錯亂,楊家與武林各門派均無例外。拜師入門,不是單純養生,而是正式習武,須練站樁、長拳、抖桿、散手等等。弟子數目大大少于學生。露禪公、班侯公、健侯公、少侯公之入門弟子,均不滿10人。振銘師兄之入門弟子,僅4人而已。弟子必須苦練楊家各種基本功夫,但未必個個皆得真傳。楊家內功心傳口授,傳人是老師對入門弟子長期考察、嚴格選擇之結果。中選者必有天賦、苦功、機緣。得露禪公真傳者不過數人,全佑、萬春、凌山各得一體,班侯獨得其全,健侯稍遜于班侯。澄甫公弟子最多,然而得其真傳者亦為數不多,皆有特殊機緣。楊家以叩頭拜師論輩分,并非以傳授滄輩分。吳全佑得露禪公真傳,但他稱露禪公師爺,稱班侯公師父,彼與班侯公并非同輩。楊兆鵬得澄甫公傳授,但他與澄甫公同輩,稱夢祥公為大哥,稱澄甫公為三哥。他決非澄甫公弟子,不可遞帖、叩首行拜師禮,否則便是悖理亂倫。傅聲遠、傅清泉都向傅鐘文學拳,但傅清泉決不能向傅鐘文叩頭拜師,稱爺爺為師父,稱父親為師兄。楊家嚴格按拜師入門論輩分,從無不叩頭師兄弟之說。鄭佐平先生原來是田兆麟師伯弟子,向澄甫公拜師后,稱楊公為老師,改稱田師伯為師兄。濮冰如女士曾向陳微明、葉大密學拳,但向澄甫公拜師之后,稱楊公為老師,改稱陳為師兄。葉雖年長,他在楊家要小一輩,故不能稱師兄,濮泳如女士稱他葉先生。輩分是死的,功夫是活的。入師門未必得真傳,得真傳而不苦練亦無真功夫。只有得真傳苦練出功夫,方為楊家真傳人。因此鄙人一向重功夫而輕輩分。鄙人目前在上海最尊重之二位拳友,輩分都不高。因其發出楊家內勁,鄙人立即肅然起敬。據說傅鐘文功夫極好,不知何故,公開表演從未見其發勁,在體育宮亦只教拳架不教推手,上海眾多拳友,均極感困惑。
      五、重史實
      路君云:歷史事實不隨任何人意愿改變。美哉斯言!鄙人1944年向田作霖學拳,1951年向景華師學拳,上海拳壇數十年歷史變遷,歷歷在目。解放初,上海有楊氏傳人田兆麟、田作霖、陳微明、褚桂亭、濮冰如、黃景華、葉大密、樂煥之、董世倬、張玉、吳云倬、武貴卿、華春容等,各處公園,人才濟濟,傅鐘文兄弟則在仙樂書場門外馬路邊授拳。顧留馨任武協領導,楊門前輩實在無法駕馭,因此將傅鐘文樹為代表人物。顧氏此舉,出于無奈,亦未可厚非。然而傅氐平步青云之后,其后人甚至將1902年拜師之牛師伯也變成傅氏師弟,實在是匪夷所思!路君問道:哪一位楊澄甫弟子敢稱自己是傅鐘文的老師?楊公弟子均已謝世,路君豈非明知故問?不料褚桂亭弟子嚴承德先生在《武林》第254期寫道:傅鐘文是拜崔毅士為師,崔隨楊先生南下授拳,傅鐘文跟隨其后。解放初練拳之少年兒郎,至今健在者不少。諸多歷史事實,可以反復驗證核實。鄙人請教過幾位前輩,均言傅氏未曾拜師入門。鄙人無暇考證,暫時不作結論。華人素重倫理,孫輩豈可向祖輩拜師,將爺爺改稱師父?!楊公能接這份拜師帖子么?據景華師回憶,傅鐘文當年稱呼楊公三姥爺,從未喊過一聲楊老師。
      景華師拜師入門,乃濮公推薦。冰如師伯雖已謝世,其家中尚有后人。景華師于上世紀80年代,曾兩次命余修書問候振鐸師叔。第一次將楊公散手圖照附于信中寄去。第二次詢問振銘師伯地址。若非楊門弟子,豈敢自投羅網?振鐸師叔復函,余至今保存。鋼琴家李名強之父,知景華師乃楊公弟子,曾聘至府中授拳。李老雖已謝世,名強先生至今健在。景華師于美專畢業后,每日至楊家練拳,因其愛好詩書、醫、畫、昆曲,有較高文化修養,楊公命其掌管往來文書及各種雜務?!扼w用全書》確系鄭曼公與匡克明倡議,但匡氏另有事務,并未參與撰寫,故不予署名。楊公講用法,必須有一人配合動作。景華師每日在楊家,已經充當文書,而且與鄭師怕關系密切。鄭師伯遂與景華師輪流擔當相手與筆錄。最后全書由鄭師伯統稿,由景華師校對。詳細經過情形,徐憶中師兄并非當事人,未必十分清楚。彼是否根據鄭序判斷匡氏參與,下次見到徐師兄,鄙人必定與其當面核對。路文云:《太極拳體用全書》的出版,傅鐘文負責雜務,該書出版后,銅版一直由傅鐘文保管。鄙人難以茍同。傅氏乃棉花店伙計。楊公因《使用法》文辭不雅,欲另撰新著,故請教授主筆,請秀才襄助,怎能讓不通文墨之花號伙計參與?出版著作之雜務,不外乎整理筆記,信函往來,簽訂合約,校對勘誤。路君試想,此等雜務,傅氏擔當得了么?!他不要到棉花店去上班么?景華師辦事細心周到,《體用全書》署名,作者楊澄甫校者黃景華,均為墨色印刷,第二作者鄭曼青,當初漏排,刻一枚印章,用紅色印泥蓋章。如此署名,既顯示不同輩分,又令楊、鄭二位均感滿意。如此復雜細致之雜務,傅氏豈能勝任?!上世紀70年代,余在淮海公園觀拳,無意之中漏出吾師名諱、一位老者立即將余拉到一旁詢問:楊公逝世之前,由黃景華貼身侍候,他是楊府文書,楊家祖傳手抄本及《體用全書》銅版,必定在他手中。黃先生現在何處?余立即回答:楊公死后,景華師立即將一切文檔向楊太師母交割清楚,吾師早已隱居。此人糾纏不休,鄙人走了幾條馬路,方始將其擺脫。路君試想,楊太夫人身邊有親生兒子振基、振鐸兩位師叔,為何要將銅版交付侄外孫女婿?!至于鄭、黃、濮均由葉氏介紹一說,此乃葉老先生在復興公園所言。估計是葉老記錯,當以鄭師伯本人序言為準。及時質疑,十分必要。至今仍有碩果僅存之老齡拳友,深知內情,尚可相互印證。楊公弟子善文辭者不多,解放后鄭師怕在海外,陳微明師伯受批判,景華師被恫嚇,均三緘其口。不知內情者卻連篇累牘發表文章。如今應向殘存之老拳友征集拳史資料,反復核實,去蕪存菁,加以保存。
      六、和稀泥
      路君謂余和稀泥,此言深獲吾心。雅軒公乃楊門翹楚,鄭曼公乃楊門俊杰,其弟子皆楊拳骨干,吾為何不和稀泥?海峽兩岸楊門拳友大團結,乃鄙人最大心愿也。雅軒公將穿掌稱作白蛇吐信,路君謂其更改拳架。鄙人認為,雖有幾處名稱相異,雅軒公其實未改拳架。李師伯拳架遍體松柔,內勁通透,氣勢騰然,乃楊門弟子中與澄甫公拳架相近者,不但形似,而且神似。如果名稱不變,徒具外形而無內勁,卻是實質性改變??!此等改拳者,而今比比皆是?。?!如遇同門拳友,自然應該求大同、存小異、和稀泥。名片上印有楊門某代傳人名號,未必便是真正同門。楊家學生均自然呼吸,傳人則拿住丹田練內功,哼哈二氣妙無窮。楊氏太極,拳架推手均有內勁。練拳架松柔通透,手握白臘桿,由腳而腿而腰,發于脊背形于手指,內勁透出,桿尖劇烈跳動,乃體內勁路順遂之象。勁路不通,豈是真楊家拳?西洋拳、外家拳均能將人擊倒。楊氏太極,發勁不是將人擊倒于眼前,并非用手拉扯推搡,亦非用腰勁扭抱摔跌,而是用內勁將人彈出。內勁小者,對方彈跳而出,內勁大者,對手騰空飛出。楊家徒子徒孫,皆須承受澄甫公發勁,決非個別人物之特殊待遇。楊公在杭州時,頻頻發勁,將人往墻上彈射,竟然將院內土墻震坍。江長風老先生一再感嘆:楊公謝世之后,再也見不到如此猛烈之發勁矣!當年神機營所聘教習,乃八卦宗師董海川,形意宗師郭云深,岳氏散手宗師劉士俊,御前撲虎周大惠(即跤王大祥子)。楊公露禪則榮任總教習。若非內勁充沛,功夫卓絕,豈能折服群雄,當此重任?
      而今楊氏某代傳人、某派大師越來越多,而真正內勁日益少見。柔道與跆拳道,早已列為奧運會項目。2008年奧運會,太極拳并未列入正式比賽項目。每念及此,憂心如焚。余已年邁,無能為力,只能回憶拳史,宣傳鼓動。知吾者謂吾心憂,不知者謂吾何求?甚至以為,前輩真實功夫,乃小說筆法耳。嗚呼痛哉!余復何言,余復何言?!尚祈青壯年拳友,珍惜楊家拳藝,不求名利,苦練真功,繼往開來,健全體魄,揚吾國威,庶幾無愧于創造楊氏太極之先輩矣!

      15  草芊芊

      2011/1/30 08:47

      13.學拳管見數則


      余今年七十三歲,學拳五十八年,拜師入門已五十五年矣,然而功夫淺薄,虛度此生,愧對恩師。對于楊氏太極拳,余略有體驗,筆錄與此,公諸同好。若有謬誤,敬請指正。
      一、苦練出真功 
      楊家祖孫三代,威名遠播,確有真功。露禪師祖三下陳溝,苦練不已,修成正果,功夫出眾,名震京師。班候、健候二公,幼年時不堪練功之苦,一欲潛逃,一欲雉經,皆覺而未果,年末及冠,已成名手。澄甫公二十歲即設場授拳,然而功夫尚未臻上乘。健候公逝世之后,澄甫公閉門苦練六年,功夫方始出神入化。楊家太極功夫是練出來的,不是說出來、寫出來、吹出來、捧出來、包裝出來的!景華師曰:練拳一要師承,二要悟性,三要苦功,四要相手,缺一不可。余雖年屆古稀,仍須痛下苦功,否則有負于師門培育之恩。 
      二、 傳統與血統 楊家太極,乃武當嫡派道家武功,系中華民族文化傳統精華。民族文化傳統之繼承與發揚,并非依賴血緣遺傳。文化大革命期間,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極左口號流行一時,如今已傳為笑柄矣。學楊家太極,須勤學苦練,領悟其內在本質,方有可能傳承。田兆麟、武匯川二位師伯皆得楊家真傳。田師伯之傳人并非其哲嗣田穎嘉,武師伯之傳人亦非其胞姪武貴卿。由此可見,功夫之傳承靠勤學苦練,并非血統可以遺傳。楊拳南傳,遠播海外,學者成千上萬。此一傳統之發揚光大,非賴澄甫公一人之力。牛春明、田兆麟、李雅軒、張欽霖、陳微明、董英杰、鄭曼青諸位師伯,襄助楊公授權拳傳道,著書立說,不遺余力。余在此秉筆直書,據實記載,以免這段拳史日久之后湮沒無聞。如今只要與楊家沾親帶故,不論功夫如何,即以太極大師自居,豈不貽笑大方?太極文化傳統,乃民族瑰寶,非一家之私產也。吾等后學,當群策群力,維護傳統,繼承傳統,發揚傳統!
      三、內功為核心 某公以武林盟主自居,欽定某人之拳姿為楊氏太極標準拳架。奇哉怪也!露禪、班候、健候、少候、澄甫五位宗師之拳架,各不相同。當以何人之拳架為標準耶?若以澄甫公拳架為標準,是否可以判定露禪公、健候公之拳架不合標準?若以澄甫公晚期拳架為標準,是否可以據此判斷楊公中年拳架不標準?楊家拳一架三盤。若以澄甫公地盤慢架為標準,其天盤快架是否不合標準?楊家太極乃內家拳,以內功為主。外形可以大同小異,符合楊公所言之太極拳十要即可。關鍵在內功。若無深厚內功,便不是楊家拳矣。楊公早期弟子與后期弟子拳架雖略有不同,皆楊家拳也。雅軒師伯與曼青師伯后人為拳架之異同發生爭論,余發表拙文《楊氏太極是一家》,出面調解。何謂一家?其核心內功是一家也!
      四、區別拳與操 太極拳是內家拳,太極內功是其本質核心。含內功之拳架,為真太極拳。不含內功之空架子,為太極操。此操亦有健身功效。只練空架子者,是操友,并非拳友。拜師入門苦練內功,成為入門弟子,方為拳友。全球約有一億操友。拳友則不多也。
      五、推手與頂牛 
      太極推手本非競技,是同門拳友問勁、試勁、聽勁、找勁之基本訓練。如今以推手為競技,所訂之規則又不盡合理,于是頂牛、抱摔、拉扯等動作屢見不鮮。是否真正太極推手,不難分辨。真太極推手,拿人極輕而人不能過,發人不用手而如射彈丸。入內透里之寸勁,乃太極門之殺手锏。如對方用蠻力抱摔,可用寸勁破之。然而此法極易傷人。故寧可跳出圈外,不可輕易發寸勁傷人內臟。
      六、 欲速則不達 練楊家太極拳須循序漸進。學內家拳,絕不可不練內功。練拳不練功,到老一場空,終身是練空架子之操友也。學拳未將一勢之理法、勁法、用法弄清,絕不可學下一勢。二十四式簡化太極,是初步訓練之健身操。練真太極拳,則難以速成。陳微明師伯設計之致柔拳社課程,第一年學太極拳,不動步推手,太極劍。第二年學太極長拳,動步推手。第三年學大捋,散手,對劍,太極槍??赡苋陼r間太短,訓練科目過多,僅能得其大概而已。余一輩子練太極拳,先練不含內功之太極操。次練含內功之拳架。然后分練一架三盤。再練用架快拳。余拜師二十年,方始學會用丹田內勁將人彈放而出。余資質愚鈍,學拳極慢,然而始終按照楊家傳統方法練習,決不貪圖速成而參雜舉重、摔跤、拳擊等其他練法。
      七、傳人不多見 楊家學生眾多,入門弟子人數有限,得授內功心法之入室弟子極少,代不數人而已。露禪公入門弟子不多,真正傳人僅班候、健候、萬春、全佑、凌山五人。其中三人,又拜在班候公門下。如今宗師”“傳人遍地開花,令人目不暇接。余好學不倦,接過傳人名片,必定肅然起敬,虛心求教,然而結果往往大失所望。余雖拜師入門,所下苦功不夠,悟性亦差,不敢以第五代入門弟子自許,若印名片,當注明楊家太極拳第五代小學生。余至今四處尋訪高人指點,以求進步。今年練拳,似較去年更為松柔。今年推手,似較去年更易走化。當一名終身學習之楊家太極拳小學生,樂在其中矣!
      八、檢驗有標準 
      實踐是檢驗真理之唯一標準。練一套不含內功之空架子,是未入門之操友。如外架符合十要,內里勁路通透,是已入門之拳友。得授內功心法,且能得心應手運用自如,方為登堂入室之傳人。誠如澄甫公所言,是否真太極拳,推手可以檢驗。拿人極輕而人不能過,發人不用手而如射彈丸,乃真太極拳也。

      九、一種世界觀 
      1933年,澄甫公已接受大夏大學聘書,又欲南下廣州一游,需要一名入室弟子到大夏大學代其授拳。追隨楊公十余年之某師伯毛遂自薦,楊公不允,最后將聘書賜予景華師。景華師遂在大夏大學、震旦大學、新華藝專、博物女校、虹橋療養院等處授拳。1957年討論《體用全書》再版事宜,楊公某遠戚手指曼青師伯署名罵道:反動,反動!景華師立即自動提出刪去書后版權頁之校者黃景華署名,從此隱居杏林,閉口不言武事。景華師終身練拳勿輟,至八十歲仍勤練大桿,發人如射彈丸。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景華師曰:推手要聽勁,化勁。為人亦須聽勁,化勁。彼意欲獨霸上海武壇,此人是我同門師侄,豈可同室操戈?讓他一步,成全他便了!這是何等胸襟!景華恩師所傳授者,豈止內功武藝而已?其高尚之人生觀與世界觀,余當終身銘記

      16  草芊芊

      2011/1/30 08:47

      14,《太極拳體用全書》謎底何在?


      上世紀40年代,家父請通背拳宗師張策與太極拳宗師楊澄甫之高足田作霖先生至瞿直甫醫院授拳,余雖年幼,亦隨同練習,對武術發生濃厚興趣。1951年,家父請黃景華醫師教吾練楊氏太極大架。1954年正式拜師之后,先師將其珍藏多年之太極圖書相贈,囑余妥為保存,認真研習。其中包括孫祿堂先生之《太極拳學》(民國十年六月初版,編者蒲陽孫福全,印刷者公記印書局),陳子明先生之《陳氏世傳太極拳術》(民國二十一年初版,中國武術學會發行),陳微明先生之《太極拳術》、《太極劍附太極長拳》、《太極答問附單式練法》(均由陳師伯本人署名,中華書局出版),楊公澄甫之《太極拳使用法》(民國二十年一月初版,封面由黃居素先生題箋,版權頁著者楊澄甫,編述者董英杰,發行者神州國光社),陳炎林先生之《太極拳刀劍桿散手合編》(民國三十二年六月初版,宣紙線裝本上、下二冊,外套紙盒,封面由陳公題箋,版權頁著者陳炎林,印刷者國光書局),楊公澄甫之《太極拳體用全書第一集》(民國二十三年二月初版,版權頁著者廣平楊澄甫、永嘉鄭曼青,校者吳江黃景華,印刷者上海大東書局,在版權所有翻印必究八個字上,蓋有澄甫公印章)。此乃原版《太極拳體用全書第一集》唯一正式版本,從來未有兩個版本之說!
      守中師伯將體用全書第一集銅版帶至香港,于民國三十七年八月重新出版。若將原版與重印版對比,首先是封面刪去第一集三字,改由歐陽駒先生題箋。因原版封面題箋為極薄之宣紙,容易脫落,故守中師伯請歐陽先生重新題箋。其次是增加守中師伯肖像以及重刊太極拳體用全書序。其他內容,重刊本與線裝原版本一致。書前題字者,為蔣中正、吳鐵城、蔡元培、張厲生、張乃燕、吳恩豫、張人杰、龐炳熏等,安排次序亦同。版權頁署名亦為著作者廣平楊澄甫,校者永嘉鄭曼青、吳江黃景華。足證此乃澄甫公與守中師伯兩代宗師共同認可之楊家正宗版本,豈容他人魚目混珠??。ň凑堊x者參閱對比兩張版權頁復印件)
      宣紙線裝原版本《太極拳體用全書第一集》于民國二十三年二月初版,當時澄甫公尚健在,第一頁題字人蔣中正身居高位,誰人長了兒顆腦袋,敢在此時出版偽書,冒犯此二人乎?讀者諸君稍加思量,便可猛然醒悟也!
      先師曾協同曼青師伯為澄甫公口述《體用全書第一集》擔任筆錄及校對,澄甫公病危之際,先師端屎倒尿侍侯,此乃上海眾師伯、師叔、師兄所共知,眾口一詞,從無異議。如今武匯川、田兆麟、陳微明、田作霖、褚桂亭、濮冰如等前輩先后謝世,張玉、吳云倬等師兄亦相繼凋零,遠在馬來西亞之黃建成先生,遂指控老夫力捧吾師參與整理體用全書為欺世盜名(見《武林》2004年第12期)。且慢,且慢!上海尚有褚桂亭師伯之弟子健在,海外尚有鄭曼青師伯之弟子健在!曼青師怕之早年弟子徐憶中先生(現在臺灣)與羅邦楨先生(現在美國)層親自來滬,鑒定余收藏之線裝本《體用全書第一集》,確認為原版正本無疑。憶中師兄當場指明:原版本《體用全書》版權頁上曼青師伯姓名確系紅色印泥蓋章!此事可以請《武林》雜志編輯部與憶中邦楨兩位師兄聯系取證!黃建成先生百密一疏,太過性急。何不再耐心等待若干年,待吾輩楊氏第五代拳友全部謝世,到那時再興風作浪,指鹿為馬,即可隨心所欲矣!
      老夫不善猜謎,對黃建成先生所謂歷史懸案,試作兩種可能性推理。其一,如今電腦技術何等發達,偽造一張版權頁,以假亂真,豈非輕而易舉?其二,老夫曾聞吾師言及,當年請郎靜山先生攝作者肖像,請錢名山老夫子題箋,多次前往大東書局校對,頗費周折,而大東書局送來之樣書錯誤百出,最后定稿之文本雖經勘誤,卻將曼青師伯大名遺漏,不得不用紅色印泥為其加蓋印章。黃建成先生文中有言書上的一些錯別字,都得到葉太密宗師或蔣錫榮老師改正。由是觀之,黃建成先生所見之物,乃葉大密先生拿到一本勘誤定稿前之樣書,并非楊家兩代宗師認可原版正本也。正式出版物應有承印書局具名,黃先生提供之版權頁復印件,并無大東書局名號,此乃正式出版前之校樣也!
      拜讀黃先生大作之際,覺得其中尚有一謎至今難解。當年得孫祿堂宗師真傳者,為其子孫存周,其女孫劍云,其徒支燮堂等,不過數人而已。當年得楊氏祖孫三代真傳者,亦每代不過數人。老夫早年奉先師之命,在張玉師兄拳場實習10個月,對匯川師怕一脈傳承,略有所知。得武師伯真傳者,為天津郝家俊,上海張玉、吳云倬。張玉傳王仲良,吳云倬傳饒少平。武貴卿雖為匯川師伯胞侄,卻功夫稍遜。功夫需悟性加苦練,與血緣無關。入太極門得真傳者,對西洋拳擊、東洋柔道、舉重摔跤均毫不畏懼,對陣之際,舉重若輕,游刃有余,對手必定騰空而起,跌于尋丈之外。此乃真正拳師。如今太極拳師罕見,有幸相逢,老夫必定肅然起敬,虛心求教。亦有拜師入門而未得真傳者,曾經站過樁功,抖過大桿,練過長拳散手,或者功夫火候未到,或者福薄緣淺,未能登堂入室,可謂拳友。如今拳友亦為數不多矣。一旦相逢,老夫必定坦誠相交,相敬如賓。如今世界各處公園綠地,練太極者何止成千上萬?據說有一億之眾!往往只有外在肢體動作,不知提沉開合,不懂陰陽相濟,全無內在意氣,號稱練拳,卻與內家拳術風馬牛不相及也。此乃柔軟體操,對健康或許有益,然而井非拳友,乃練太極操之操友也。老夫生平最怕操友。吾學太極拳,彼練太極操,二者名同而實異,牛頭不對馬嘴,實在難以溝通。何況操友往往自以為是,糾纏不清,只得退避三舍,敬而遠之。黃先生自稱新山永年太極拳學會教練,按其身份推斷,必定是功夫深厚之太極拳師。然而讀其文章,似乎出自操友手筆。老夫百思不得其解。黃先生乃拳師耶?操友耶?上海與大馬新山遠隔重洋,老夫難解此謎,唯有望洋興嘆而已!



      先師黃公景華彌留之際,諄諄囑咐,日后與曼青、守中師伯之后人相遇,務必代其致意:多年不通音訊,并非薄情寡義,實乃時勢使然耳。今歲赴臺,拜謁鄭曼公故居,肅立于鄭公遺像之前,恩師言猶在耳,心中百感交集,不禁老淚縱橫矣。
      當年鄭曼公與景華師同為武當太極拳社社員,然后同列楊公澄甫門墻,協助楊公修撰校訂《太極拳體用全書》,又同在濮公秋丞家中由張欽霖師伯代澄甫公分別傳授內功心法,關系何等密切。海峽兩岸之楊氏太極拳本是一家,理應相互切磋,共同發揚中華文化傳統。因此不揣淺陋,將拙著拜托憶中師兄在臺灣付梓,與同門拳友交流。余不取稿酬,售書所得之款,敬獻與鄭曼公紀念館,以慰恩師在天之靈。
      余天性愚鈍,功夫淺薄,書中所言若有不當之處,敬請同門拳友與各方高明之士不吝指正。
      瞿世鏡2009年夏

      Copyright@2009-2010 盛世武極 All Rights Reserved 濟南太極拳培訓,傳統太極拳,盛世武極太極拳養生
      地址:太極拳健身養生交流中心 咨詢電話:13705319597 15662752285 ICP:魯ICP備09054424號
      亚洲欧美另类无码专区